黄瓜视频永久在线下载

(刚赶到广州匆匆写了一章,今天两更,明天恢复三更)

————以上不计入正文字数

办公室。

张伟和父亲坐在办公桌前,李乡长在对面坐着。

先前已经寒暄一番,李乡长笑吟吟道:“昨天大半夜的还打我电话问金工机械厂的事?是不是也想买下来啊?”

“嗯。”张爱国点点头。

张伟补充问道:“伯伯,能透露一点消息吗?”

“这个没问题,对于你们来说也不算什么内幕。”李乡长沉吟了一会,“金工机械厂无非就是生产质量低下卖不出去,内部亏空严重,又有好几千员工要养着,所以上面表示快刀斩乱麻卖出去。”

张伟和父亲对视了一眼,再次问道:“那如果买下厂以后,这些员工怎么办?”

这些都是按照他记忆中所知的在问。

李乡长一怔,理所当然道:“员工肯定还属于国家养着,只不过买下企业的人必须接手这些员工,至于工资问题,每个月先汇入我们账户之中,再由我们发工资给这些员工。”

果然和记忆如出一辙,张伟没有再说话,下面基本上都想的明白。

纯净白衣少女妩媚动人

倒是张爱国忍不住开口问道:“那企业评估呢?”

“唉,也不瞒你说。”李乡长摇着头,“评估就不要想了,除非等买下企业,从昨天到今天来询问的人,我都这样回复。”

“不评估?”张爱国蹙眉。

张伟大致想得明白,轻声道:“爸,应该是金工机械厂不想让别人知道实情,毕竟现在乱摊子一个,让人知道后会被压价。”

张爱国若有所思的颔首。

李乡长往椅子上一靠,愁眉苦脸道:“确实是这样,要让那些商人知道金工机械厂真实情况,我们这边开三千万的价格就卖不出去了!”他停顿了一下,“为了快刀斩乱麻,在你们来之前上面就打电话来了,下午就和大家协商一下价格。”

“下午?”张爱国愣道:“不能等明天或者后天吗?下午我还有事要回魔都。”

“这可等不了,是上面的意思。”李乡长摇手道。

张伟嗨道:“爸,不就送妈回魔都吗?等明天一样。”

“送你妈是一回事,还有别的事,伊藤洋华堂下午会派人来重新谈合同,准备加大收购米糠油的量。”张爱国把情况说了一遍。

张伟听完后才明白,原来银龙鱼米糠油在东瀛销售十分火爆,伊藤洋华堂总是供不应求,于是便要求银龙鱼增大供货量,如果是之前,可能会拒绝增加供货量,但现在银龙鱼大米在东北开了分厂,又建了大型的培育基地,米糠早就堆了一大堆,正巧伊藤洋华堂提出这个要求,父亲便动了扩大油厂的念头。

关于到自家基础产业,张伟不得不慎重,想了一下,道:“爸,你先回魔都,协商价格我找个人陪着一起去,等谈完了你再回来签合同。”自家真正赚大钱的就两个企业,张楚粮油和银龙鱼,而银龙鱼更是占据了主导作用。

张爱国犹豫片刻,道:“那行,正巧你舅舅在家,让他陪着你去。”

……

下午。

乡镇府会议室。

李乡长还没来,屋里已经坐了十几个从国各地赶来的富商,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在这个年代里,三千万还属于一笔巨款,而且金工机械厂位处民强乡这样有些偏僻的地方,能够赶来的人不论人脉和财力,都是顶尖的。

张伟和舅舅两人走了进去。

舅舅二十七八岁,还没有结婚,现在跟着表舅郑平在干建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大场面,不由有些拘束。

刚坐下。

四周传来了几个轻笑声。

其中一个有些秃的中年男子,看向张伟的舅舅,“小伙子,你也想收购金工机械厂?”

舅舅木讷的点点头。

张伟却微微皱眉,这秃子的话看似说的四平八稳,实际上话中有话,大致意思是就凭你也想收购金工机械厂?这点张伟有些明白,毕竟舅舅穿着很一般,人又没有大老板的气质,被轻视很正常。

“呵呵。”二十几岁的黄毛大咧咧往椅子上一靠,“怎么什么人都往这里请?”

舅舅脸色有些涨红。

张伟也不爽了起来,不紧不慢道:“是啊,怎么什么人都往这里请?长得丑还打扮的跟鬼一样的人也请过来?”

坐着十几个人小声笑了出来。

黄毛本来就没什么素质,再加上张伟形容的非常贴切,一下子抓到他痛脚了,砰的拍桌子道:“你他妈说什么?”

舅舅连忙站起来把张伟护到身后,唯唯诺诺道:“对……对不起,我外甥不……”

“滚你****!”黄毛指着自己鼻子,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连我都敢骂?活腻了吧?”

张伟拉开舅舅,眯着眼睛道:“我不需要知道你是谁,但我可以说一句,只要你再敢骂一句,今天就让你走不出民强乡!”

黄毛桀骜不驯,“哟,好大的口……”

话没有说完,外面就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我劝你不要得罪他们。”

众人回过头去,李大干被李柳铭搀扶着走了进来,他咳嗽了一下,道:“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应该就是民强乡第一富豪。”第一富豪四个字被他咬的有些重。

黄毛“啊”了一声,脸色有些白,没有再嚣张下去,他虽然打扮的杀马特,可是脑子没有进水,在别人的地盘上闹事,那不是找死吗?

这下没人出声了,就连先前的秃子都闭上了嘴巴。

张伟多看了几眼李大干,老头子很会做人,这种事和他不相干完可以看戏,然而却出口提醒,是个人精,有钱有城府,李大干这人不简单。

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中,李大干和李柳铭在张伟旁边坐了下来。

四十多岁的贵妇笑道:“这位老爷子,您是?”

李大干咳嗽了一下,道:“临安李大干。”

“啊?”

“竟然是临安李老爷子!”

“李老爷子可了不得,不仅富可敌国,而且在临安德高望重,人又老奸……老谋深算,想不到今日有幸见到。”

听着众人的议论,张伟更加确信李大干这人不简单,还好,今天的主要竞争对手是他儿子李柳铭,不然恐怕还真有一番龙争虎斗。

同时,李柳铭微微得意,站起身,“我爸年事已高,行动有些不方便,我代为表示歉意。”

黄毛马上挥手,“没事没事。”

“我们能理解。”秃子也一脸笑容。

在座的似乎对李大干都十分熟悉,纷纷表示没关系。

张伟倒有些好奇起来,这老头子名气好像很响啊!

何止是响?

张伟并不知道,临安李氏是传承了几百年的大家族,李大干曾经只是最不受器重的一个继承人,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完成了惊天逆转,击败了三个哥哥成为了临安李氏现任的掌舵人。

而且,李大干还有个经典事迹,在一年内把五十万变成了十几亿,虽然当时正好赶上了苏联解体,可也充分说明了这老头的本事,其他人再有本事,能用五十万变十几亿?只用了一年啊!

忽然,李柳铭话锋一转,道:“趁着李乡长还没来,我先和诸位提个请求,麻烦大家放弃这次竞争收购金工机械厂。”

这下,在场所有的人都变了脸色。

黄毛有些愤怒。

秃子也皱起眉头。

其他人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大家千里迢迢奔过来,你说放弃就放弃?哪有这样的事情?

倒是张伟显得神情自若,他对金工机械厂志在必得,不管李柳铭说什么,也必定要拿下来。

李大干开口了,“相信大家也知道我年纪大了,现在在培养接班人,不怕你们笑话,老头子我老眼昏花辨别不出哪个儿子更优秀,所以让他们兄弟三人一人收购一家企业经营给我看看,而金工机械厂是特地给柳铭挑的企业。”他又咳嗽了两下,“也不会让大家白退出,算我李大干欠诸位一个人情,怎么样?”说着,他的眼睛扫向了众人。

众人眼前一亮,李大干的人情可不是说得到就能得到,这位老爷子在国内能量十分惊人,不提背后的靠山是权倾天下的大佬,光说商业上,李氏家族经营种类繁多,而且在李大干的执掌之下,一个个都有声有色,如果能让李大干欠一个人情,日后好处远比收购金工机械厂来的合算。

最关键,如果李柳铭继承成功呢?那相当于李氏家族下一任掌权者也欠了人情啊!

秃子第一个道:“既然李老爷子这么说,我答应下来。”

妇女几乎没犹豫,“好。”

黄毛和其他人都表示愿意放弃这次收购。

唯独张伟这面没有声音。

李柳铭看过来,“你们呢?”

舅舅小声道:“小伟?”

张伟也多说话,对着他摇摇头。

舅舅转过头去,露出有点憨的笑了下,“那个那个,李老爷子,抱歉了啊。”

“不识抬举!”李柳铭冷哼一声道。

“柳铭!怎么说话呢?”李大干的声音没什么波澜,慢悠悠道:“人家既然想竞争,你就竞争一下,上午和你说过的话忘记了?”虽然语气看似在责怪李柳铭,实际上李大刚看到其他人退出已经放心,至于张伟和张伟的舅舅,他根本没有放在眼里,小地方的土财主而已。

“和李老爷子家竞争?”

“呵呵,希望这小伙能多拿点钱出来。”

“嗯,我也希望看看有没有龙争虎斗会出现。”

大家的话没什么毛病,好像是真的这样期待,但语气十分的轻佻,丝毫不认为张伟的舅舅能有什么竞争力。

舅舅人也不傻,听出了众人的意思,低着头脸涨红得更厉害了。

见状,张伟也有些生气,舅舅本来是请过来陪同的而已,想不到竟遭遇这种情况,于是,他拉了拉舅舅,凑到耳边道:“舅舅,待会我伸一个手指你就加价一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