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视频软件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玄影变成一只玄影兽, 团成一团,就这么砸过去。

距离太近, 加上玄影的速度十分快, 守在冰宫入口处的修炼者还未反应过来,就被那只肉团砸飞, 哇的喷出一口血, 十分凄惨。

变成肉团的玄影兽就这么呼啸着砸开那扇冰宫的门, 一股挟带着冰雾的风从入口处刮出来。

楚灼等人看得目瞪口呆。

这种操作, 简直绝了。

玄影砸开冰宫大门后, 堪堪停下, 然抬手一挥, 一道灵气袭来, 将楚灼等人一起卷进冰宫之中。

这一切发生在瞬间之间,甚至不过一息时间。

在玄影动手时,他的隐藏技能便已经失效, 楚灼等人也暴露在空气中, 那被砸飞的宫家修炼者纵使看见了,也没来得及反应。不过好歹是圣帝境的修炼者,反应还算迅速, 伸手召来武器, 嘴里发出一声高亢的啸声,朝着冰宫入口处扑过去。

啸声引来附近其他四个入口处镇守的圣帝境修炼者在第一时间赶来。

他们的速度虽快,抵达时却发现冰宫入口已经被人打开,宫氏的修炼者已经跟着追进冰宫入口, 门后的通道上,可以一群人迅速消失在其中。

“怎么回事?”姬氏的修炼者喝问一声。

爱包包的女孩

杭氏的修炼者见宫氏修炼者不管不顾地追进冰宫,忙掠过去将他拦住,说道:“别进去!”

宫氏修炼者身形一顿,冷汗刷的一下出来,刚才突然被袭击,心下不忿,习惯性地追击过去,差点忘记这里是冰宫,他们还未探索清楚的地方,诸家的弟子还未出来。

一群已经踏进冰宫入口的修炼者迅速撤退到入口外。

接着宫氏修炼者飞快地将刚才的事情和他们说一遍,满脸怒容,“那几个修炼者的面孔十分陌生,并非是我们五大家族的人,估计是得了什么消息,特地闯进去的。”

对方出手太快,宫氏修炼者也无法凭这一面判断那些人的来历,这让他十分恼火。

不仅是因为被对方偷袭成功,就这么混进冰宫,还有那些偷袭者此举简直就像打他们宫氏的脸面,若不是那群人已经跑进冰宫,他定要将他们碎尸万段。

其他四家的修炼者听罢,都有些匪夷所思,那出手的妖修其实也不见多厉害,所用的方式也是格外的简单粗暴,却是一击即中,让他们就这么闯进去。

不过那群人拥有隐藏的本事,连圣帝境修炼者也无法察觉,可见手段不一般。

由此也可以猜测,那群闯进冰宫的人,定是有预谋的。

“现在怎么办?”杭氏修炼者询问。

其余四人看向被打开的冰宫的大门,感觉到从冰宫吹出来的冷风,一股股地灌来,纵使是圣帝境的修炼者,也感觉到其中的森冷酷寒。

“既然他们已经进去,那便罢了。”姬氏修炼者说,“总不能现在派人进去将他们弄出来。”

现在他们五大家族的弟子都无法摸清楚这冰宫的情况,生生折进那么多弟子,没一个出来,使得他们现在对冰宫也是无可奈何,只能继续守在此地,看看能不能有弟子幸运地从冰宫出来。如若无法,最后只能去请他们的域主出面。

其余四人听罢,觉得现下也只能如此。

不过宫氏的修炼者依然十分生气,他咳嗽一声,吐出嘴里残留的血沫渣子,吞服一颗灵丹,恼怒地说:“也不知道是不是青崖绝地的消息走漏,惹来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也都是一群不怕死的……”

上古洞府确实吸引人,但若是有去无回,光是如此就能吓跑一群人。修行一途虽是逆天而行,但修炼者更珍惜自己的性命,明知道前面危险,再大的诱惑也会止步,极少敢去涉险,也只有那些不要命的,才会这么闯进去。

他们也不是不痛惜那些折在冰宫中的弟子,但作为冰云域的五大顶级势力,总不能将这上古洞府丢在此地不管,更不用说为家族的发展,他们也必须拿下这洞府,争取得到更多的修炼资源。

五大家族的人心里多少还是抱着点希望,说不定哪天冰宫中的弟子就平安归来了呢?

是以在此之前,他们不能让无关紧要的人进去。

虽然五大家族决定先不管闯进去的人,但这事也确实让他们挺没面子的。

那些偷袭者成功闯入,就如同在光天化日之下打脸,五大家族的脸面都被打肿了,特别是没有拦住他们的宫氏修炼者,心中的怒火难抑。

因这件事,青崖绝地的戒备更森严,五大家族派出驻守的修炼者,将青崖绝地附近的冰层都仔细地搜查一遍,看看有没有漏网之鱼。

混在人群中的六人互视一眼,默默地听令行事,心里如何想,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

冰宫的入口后是一条方方正正的通道,笔直幽深,看不到尽头。

地面泛着一股幽冷的寒雾,寒雾腾升到半空中消失。

玄影带着他们跑进去后,跑了很长一段路,确定那五大家族的人没有追进来,方才停下来歇息。

“他们果然不敢进来。”火鳞喘着气说,手里还抓着同样跑得快断气的炼丹师。

楚灼也喘着气,拢紧身上的披风,说道:“也幸亏如此,才能如此顺利。”

说着,一群人不禁笑起来。

等休息一会儿后,方才继续在这条通道前行。

因不知道周围会有什么情况,他们用寻常的速度在通道中前行,万俟天奇冷得厉害,忍不住从储纳戒里拿出一个炭炉取暖。

楚灼见状,朝火鳞说:“火鳞姐,那里不是有火精石么?看看能不能用来取暖。”

当初在赤云星大陆的火鹤山里,他们寻到不少火精石,后来火鳞加入他们后,因他们也不需要火精石,都将火精石送给她作见面礼。

火鳞听罢,从储纳戒里翻出几块红彤彤的、不规则的火精石,用碧寻珠做的绣有符箓的荷包装起来,挂在身上,果然身体暖和许多,也不用再紧紧地捂着衣服取暖。

万俟天奇的脸色终于好一些,十分感动地道:“还是楚姐有先见之明,寻珠哥亲手做的荷包也不错,不然我最后真的只能进老大的空间。”

而且说不定是横着进去的,那还有什么意义?

封炤瞥他一眼,对炼丹师总是心心念念地觊觎他的空间之事,已经懒得反应。

在场不用佩戴火精石的,除了碧寻珠外,只有封炤。

碧寻珠是冰属性的妖兽,冰宫的寒气不仅无法伤他,反而让他十分舒服。封炤则是修为已经强到一定程度,不惧这点寒意。

身体暖和后,他们便开始一心一意地赶路。

这条通道非常长,他们整整疾行一日时间,才看到三条分岔路口。

“按他们的说法,这冰宫中有无处不在的禁制和迷宫,很多修炼者就是在迷宫中迷失。”楚灼一边说,一边看着几个分岔路,朝万俟天奇道:“阿奇,说选哪条路好?”

万俟天奇看着几个路口,也有些纠结。

因为这些路都是一模一样的,没有哪条路比较高大宽敞,让他有些犯难。

他迟疑了下,只好随便选一条路,“楚姐,咱们走这条。”

楚灼嗯一声,拿出碎星剑,一剑劈向旁边的冰墙。

只听得当的一声,冰墙上只落下几点冰碴子,连痕迹都没留下一点,看得其他人都有些意外,没想到这冰墙如此结实。

众人都一一试了一番,发现根本无法在上面留下痕迹。

最后还是封炤出爪子,一爪子挠过去,终于留下一道清晰的爪印,泛着冰冷的锋芒。

“还是老大厉害。”火鳞由然地称赞,“这样我们就不用担心会迷路。”

哪知这话得到封炤一个怜爱智障的眼神,【们看地面上的寒雾,应该是这冰宫下有某种阵法,能让这座冰宫维持它的寒意,不管留下多深的痕迹,很快就会被这些寒雾补上,消失不见。】

听到这话,众人愣了下,下意识地看着封炤留下的痕迹。

果然,一个时辰后,这爪印就开始变淡。

看到这一幕,他们终于明白为何修炼者会在冰宫中迷路,它原本就是个迷宫的通道,无法做标志记下路,这么转来转去,自然容易迷路。

接着他们又利用其他的办法,想要在入口处留下个标志,发现统统都失败了。

不管是划痕、符箓还有其他东西,都会失效,最后化为虚无,融入地面的冰层中,没有留下痕迹。

明白这点后,众人只好放下做标志的打算,朝万俟天奇所选的路走去。

他们一边走一边聊天,“楚姐,我们会不会也在冰宫中迷路啊?”

楚灼手中持着碎星剑,边走边说:“不知道,先看情况吧,有阿炤在,就算迷路也没什么。”说着,她偏首,朝蹲在肩膀上的妖兽笑了下。

封炤抬起下巴,尾巴在身后甩来甩去,可骄傲了,他家小姑娘果然离不开他,真开心=v=

万俟天奇等人听罢,也十分高兴。

他们选择跟着楚灼进冰宫伊始,就从来没有担心过,如果身边有一个神皇境修炼者护航,还要担心这担心那,没有一丝拼劲,那还不如乖乖地在白璃山蹲着,像其他的修炼者那般,按部就班地修炼,花更多的时间晋阶。

修炼者之所以选择离开安全之地,四处历练,便是因为绝境往往最能锻炼人,不管是战斗还是意志,唯有如此,才能尽快晋阶。

他们虽然并不急着晋阶,但有个修炼天才的主人在,自然要努力跟上。

众人一路前行,每当遇到分岔路,皆由万俟天奇选路,继续前行。

如此在迷宫中走了一个多月,依然没有走到尽头,周围永远是四四方方的通道,不知通向何方。

就算是乐观向上的万俟天奇,看着这四四方方的通道,都有些审美疲劳。幸好大家都在一起,赶路之时能说说话,否则要在这种地方一直走,就算是修炼者也吃不消。

如此又走了几天,楚灼突然道:“休息一下。”

众人的脚步一顿,然后也不再走,纷纷从储纳戒里拿出各种工具坐下。

小乌龟和幻虞也从灵兽袋里出来,一只身上挂着个装火精石的荷包,小乌龟是挂在脖子上,看起来十分搞笑。

“寻珠哥,这里好冷,做点吃的吧。”万俟天奇捂着肚子说。

碧寻珠看他一眼,无语地道:“不是已经辟谷,不需要再吃东西么?”

“可是我想吃。”说着,他朝楚灼道:“楚姐,想吃么?火鳞姐、玄渊,们呢?”

小乌龟一双黑豆眼看向碧寻珠,用脑袋蹭蹭他的手,说道:【寻珠哥,我也想吃。】

幻虞和玄影也巴巴地看过来,火鳞朝封炤道:“老大,吃点东西吧,就吃空间里的怪鱼,让老二做全鱼宴。”

听到这话,万俟天奇、玄渊、玄影和幻虞忍不住吞咽唾沫,好想吃。

楚灼朝碧寻珠微笑,摸摸封炤的脑袋,笑着说:“那就吃鱼吧。”

其他人的意见封炤不理,他家小姑娘的话,那是要理会的。

封炤挥出一爪子,面前出现一条活蹦乱跳的怪鱼,差点将整条通道都堵住,玄影一巴掌朝它的脑袋拍过去,将它拍晕。

接着碧寻珠开始处理食材,并拿出做饭的工具。

在碧寻珠做全鱼宴时,几个小的围在他身边,双眼眨也不眨地盯着已经被处理成鱼排鱼片鱼丝鱼泥的鱼,看着那晶莹剔透的鱼肉,暗暗吞咽唾沫。

这怪鱼不愧是比荒兽肉更鲜美的存在,它没有一丝鱼腥味,就算是生的,肉质也细嫩鲜美,用来做鱼生最好。碧寻珠先做了份鱼生,给那几只解馋,方才拿出一块大铁板,用火符将它烧红,开始煎鱼排。

一股无法形容的鲜香味道在空气中弥漫,馋得几只小的猛吞口水。

楚灼坐在一旁看着,怀里抱着小妖兽,轻轻地给它顺毛,看他舒服得要翻肚皮时,手顺势滑过去,将他揉得尾巴都缠上来。

突然,小妖兽翻身而起,跳到她肩膀上,双爪子扒着她的肩膀,说道:【有东西过来。】

听到这话,正馋着铁板上的鱼排的火鳞和玄影马上反应过来,朝封炤所指的地方掠过去。

很快地,他们就看到封炤所说的东西,一个浑身雪白的人影朝他们扑过来,嘴里发出像野兽般的低咆声。

玄影和火鳞掠过去,几个交手,就将那人制住,按压在地上。

楚灼走过去,看着被火鳞踩在脚下的……人,那应该是一个人,不过他的皮肤、头发、眉毛、瞳孔,甚至衣服都是一种雪白,看起来就像被冰雪捏成的人一样。但他确实是人,至少冰雪捏成的人不会是这样的,而且他也能发出声音,虽然这声音听起来格外的寒瘆人。

“这是什么东西?”万俟天奇凑过来,愕然问道。

众人看了看,都没弄明白这个“人”是怎么回事,最后只好看向见多识广的封炤。

封炤蹲在楚灼的肩膀,居高临下地打量这人,思索片刻,说道:【先将他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