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版人食色永久破解版

“嗨,你担心这些也没啥用。”吴比见小狐狸被吓到,露出坏笑,“你放心吧,不会让你平白死在别人的故事里的……就算是,也让你看够了热闹再死。”

“我回南来镇了!”狐来尾巴一甩,裹上身子便要离开。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吴比开怀大笑,扯上狐来的胳膊,“你怕啥啊!实在不行你就来我的小梁朝啊,只要我不死,绝对不会让你死的!”

“谁管你死不死,我才不要死!”显然吴比没有说服狐来,转身土遁三十里,灵元耗尽才停了下来——一开始是吴比本人拉着狐来,看狐狸跑得快,不得已又叫出了大莫等不少异族,活活耗光了小狐狸剩余不多的灵元。

“殷国太危险了,求求你让我带天歌回去吧……”小狐狸略带哭腔,现了原形,“我们再也不出来玩了……”

“故事也不听了?”吴比急忙帮狐来捋捋毛,“我敢保证,一定比说书人讲得还要精彩,而且……都是真实的。”

“呜……”狐来听了更加纠结,干脆说不出人话了。

“别怕啊,你信不过我,还信不过米缸么?”吴比挠了挠狐来的脖子,“厚土清云猫,一步千里之外,谁也捉不到你……”

“再说了,你一个境界低微的小小妖兵,谁闲的没事跟你过不去?你看看有人认识你么?”

狐来蹲在地上发抖了半天,吴比劝说至此也没了话术,静静等着他自己想明白。

“那……你必须跟我说明白,你到底要怎么做?”狐来还是不太放心,尾巴夹得很紧。

“嗨,就是我们藏在暗处,静静看事态发展,然后时不时给双方加加劲,有节奏地、分批次地、打光双方手里的子……”

天才网球美少女跃跃欲试图片

“你怎么保证他们能打光手里的子?你这不还是我说的那几个吗?”

“对啊,折手砍头断后路,虽然我们力气不够,但我有办法给双方加油。”吴比嘿嘿一笑。

“那然后呢?”狐来倒没有质疑吴比的神仙手段。

“然后就是找机会让屈南生振臂一呼啊,收割人心。”吴比说得极为轻巧,“所以我们现在还要再去一个地方……”

吴比没和小狐狸说的是,自己需要一路看到此战的收尾,想知道此战背后到底有没有一个所谓的“操刀之人”……

如果有,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那……我们现在去哪?”小狐狸收拾了一下心情,重新化为人形起身——也不知是故事的吸引力太大,还是它被吴比的米缸理论说服了。

“现在嘛,既然大战还未开始,我们当然要先办完第二件事,先给屈南生立下个名头。”吴比喃喃道。

“开宗立派?”狐来想起了此前的计划,“凌云社?”

“对啊,我们得先去找个山门……”吴比盘算了一下方位,心中已有定计。

“等一下,不是说要藏好吗,都开宗立派了,还怎么藏?”狐来竖起耳朵。

“又不是你开宗立派,怕个甚。”吴比拍了拍狐来的脑袋,“你就安心当个看客和坐骑,没事给我们跑跑腿呗。”

“那凌云社要帮哪边?”小狐狸还是没转过这个弯。

“当然是两不相帮啊……”吴比嘿嘿一笑,“我们要以一种救世主的姿态,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而后无需打动双方的首脑和神仙,只要让屈南生成为普通人的‘英雄’即可,毕竟他们的人数才是最多的……”

“行吧,在哪立山门?”狐来边问边调息,接受了组织赋予他的任务,“我不知道你立没立过山门,通常厉害的门派开宗立派的话,当然要挑一处灵元丰富的风水宝地……你像这方圆几百里内,就属乘鹤楼的位置最好,不如我们就会坑底开宗……”

“没完了是不是?”吴比一听狐来要跑,又在小狐狸头上敲了个爆栗,“你是看客和坐骑,这些事就不用你操心了,我早有定计。”

“哦,哪里。”狐来调息不停,随口一问。

“当然是七星道。”吴比呵呵一笑,“灵元还算充沛,又离乘鹤楼、九里坡他们算不上远……且刚刚被灭了门宗,正好当是给咱们腾地方了。”

“哈!”狐来没憋住笑,见吴比投来凌厉的眼神,急忙板起脸。

“怎么了?你有话说?”吴比皱起眉头,不知道自己所想哪里有偏颇之处。

“没什么没什么……”狐来坏笑摇头,“你真要去那?”

“对啊。”吴比上下打量狐来,等他点评。

哪知狐来说说便罢,也不给吴比解释:“那就去七星道那边儿,正好离此地不远,容我稍歇便去……”

“不过到地方了你得赶紧把我收起来,好不好?”狐来对吴比挑了挑眉毛,指了指吴比的肚子。

有危险?狐来一句话便暴露了内心所想,吴比也看在眼里,却并未过多担心——假如真有什么生死危机,吓破胆的狐来又怎么会放心带自己过去?

“好啦好啦,走吧。”吴比甩甩手,披上了画皮。

“你这……太高调了吧?”狐来一见惊为天人版的吴比,又有点担心。

“开宗立派,当然是越高调越好……”吴比搂上狐来的肩膀,二人土遁而去。

……

吴比重新踏足七星道的山门之时,此处也与他想象中大差不差——同样的断壁残垣,同样的破鼎废墟。

不同的是,此时此刻,竟然有不少五花八门的修家坐在断山之上打坐冥想,互不干扰……

从服装和风格看去,这十几个修家很显然来自不同门宗,身上的寒酸气场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他们的散修身份。

吴比落地,略一思衬便想明白了来龙去脉——七星道虽然门宗损毁,但是此地的福祉还并未散绝,灵元相对充沛,那当然会引来附近的散修来到此地修行,不然岂不是浪费造化?

仔细打量过去,吴比发现坐着的几个散修里,有的人披头散发,也有人身上带伤;互相坐得很远,一看便是不久前才起过争执,打上了一顿之后,终于暂时井水不犯河水……

“此地已是人满为患,道友若是要修行的话,不如另寻他处。”有散修看见吴比的人影,远远喊了一句,其他的散修也都纷纷睁眼。

“此言差矣……”吴比抱拳一揖,“不知诸位占我山门作甚?”

吴比一言罢,那伙散修吹胡子的吹胡子,瞪眼睛的瞪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