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幸福丝瓜视频

☆、16o8_强行闭关的某人

我姐:“谁跟你说闭关没有中场休息的?你这个从来没有闭关过三天的小崽子不懂就闭嘴。”

我:“闭不下去就别闭了。还中场休息。闭关是因为心中有东西必须在独自一人的环境中安静沉淀, 如果你已经迫不及待地渴望与别人交流了,那再把自己锁屋子里也没意义。心都飞出门了, 身体被关有什么用呢?闭关又不是练身体。”

之后我姐就拒绝再跟我交流, 我问老爹她这闭关是不是不对,老爹说:

“不太对, 但也不算太不对。闭关一般来说是会神贯注, 无暇理会外界, 但有一些情况, 并不是在闭关中反思自己的所得, 而是在体悟闭关本身。也就是让自己静下来,用外力束缚来让自己静下来, 让自己进入神贯注的状态。”

我:“这有意义吗?”

老爹:“在心很浮躁的时候,是有的。”

我:“可是,浮躁, 不应该泄出去吗?强行闭关就是强行压制自己的情绪,这不好吧?”

老爹:“看情况。有时候, 是有这个必要的。”

我:“什么时候?姐这种情况?她是什么情况?她已经闭关挺久的了,一直这么强压?还是时好时坏?”

老爹:“你有两个选择。第一,直接问她;第二,等你自己将来经历类似的情况时你就知道了。”

……哦。

文艺美女镜头下的老城旧时光

我不抱希望地试图询问老姐, 她根本不接我的通讯,老哥友好地帮我将问题转给了一位师姐,再请那位师姐转给了我姐——老哥的通讯也被老姐拉黑了——老姐回复简洁明了,就一个字:‘滚’。

连标点都没打, 且一字两用地既回复了我又回复了老哥,显示她在气愤中简化了语言,拒绝了交流,可能中场休息结束,她又进入闭关状态了。

☆、16o9_有问题

步师姐单方面打完离开后,百岐绅站到了我面前,邀战:“裴师兄,来认真打一场吧。分出输赢为止,打平不算,也请不要用纯躲闪的方式消耗我。”

要求真多。不过打打也好,我跟同等修为的修士对打的时间真的很有限。

打的结果是,我赢。这是明摆着的,百岐绅的攻击打不中我,我的攻击能打中他,所以只要我攻击,肯定就是我赢。

戒律处的师兄姬学博路过我们时停了下来,等我们打完后,说:“有问题。”

两个筑基期打架能有什么问题?刚才金丹期打我你们都用行动表示没问题。

姬学博师兄:“二公子你的剑意是怎么回事?倒是漂亮得很衬你,可是怎么这么割裂?”

百岐绅:“咦?那些花是剑意?我以为是障眼,还想说这障眼若有似无古古怪怪的,不过感觉真的很漂亮。”

姬学博师兄:“当然是剑意,是剑的一部分。二公子怎么说也是剑修,在宗内日常切磋还附带障眼,裴长老那关就过不去。”

你这话的意思,是不是暗指我在宗外或者在宗内能找到借口的情况下,就不一定这么有剑修规矩了?

我:“我刚现我的剑意不久,还不完熟练,依然处于磨合阶段。请姬师兄指教。”

姬师兄:“……剑意还需要磨合?那不是在用剑时自然产生,之后自然就用的吗?”

跟你们这些天生好剑修没有共同语言。

戒律处一个部门现在有三个长老坐镇,三个长老是剑修,且这个数量还不是历史上的巅峰值。要知道藏书阁那么重要的地方都只有惠菇长老一人常驻,其他各部门也绝大部分能有一个长老守着就算大部门了,所以戒律处的长老数量代表了戒律处是本宗最最重要的部门,甚至没有之一?

这个嘛,戒律处重要倒确实很重要,但排重要度的第一名就不至于了。戒律处的长老数量多主要是为了在需要处罚长老的时候,镇得住,戒律处长老是剑修也是这个理由。暴力机关嘛,暴力要到位。

☆、161o_不曾改变过

戒律处有这么多剑修长老长期在,产生了一个附带效果,那就是戒律处的工作人员们——也基本是剑修——的水平同样很高端。可以说,戒律处的剑修是云霞宗剑修中的精英,也所以,我宗剑修都以进入戒律处为荣,即使是不喜欢管事的那些,也乐意在戒律处当一段时间的酱油员工,用他们的话说,是感受感受精英氛围的熏陶。

反正戒律处有一部分工作人员是不用做日常,只管在违规弟子抵抗时当打手的——小师叔当年干的就是这工作。

也所以,戒律处的剑修,眼光都很高端,而且以己度人之后,他们对非精英们的烦恼容易不理解。

我跟姬师兄说了我现自己剑意的过程,姬师兄惊叹:“还可以这样啊?”

是啊,我就这样了,你要怎么着吧?

我心中不爽,但其实我小人之心了,因为姬师兄的下一句是:“我问问其他人。”然后他又问我,“你问过裴长老了吗?”

我:“还没,他们还在开会。”

姬师兄:“哦,对。不过天长老已经离会了,我看到天长老往戒律峰去了……如果我们探讨不出结果,裴长老他们的会议又迟迟不完的话,你可以试试问天长老……可能可以吧。”

可什么能啊。天长老……八棍子都不一定能打出一声响的主,从他嘴里要解说比找我爹要还费劲。我爹是有详细解答但懒得说给我听,而天长老是真觉得没什么可说的。

这么简单还需要解释?天长老一贯对小辈们的疑惑如此费解。

天长老名叫天卓,那是真天生剑修,当年让剑宗眼馋不已的神人。灵根好、悟性好、专注度好、运气好、心态好、长相也好……在小师叔出现之前本宗的宗宠就是天长老了。

不过跟小师叔不同,天长老根本不在意或者说很可能根本没意识到宗内其他人对他的优待或打趣,他就每天那么按部就班地训练、出任务、探险、成长。

直到成为化神期,天长老的日常跟他初入云霞宗还是练气期时也没有本质区别,当然,训练的项目、能做的任务、能去的地方都更高端了,但是高端的属性并不影响它们的分类,这些依然就是日常训练、宗门任务、个人探险……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百年千年都不曾改变过。

有天分,又努力,没有任何理由不成功不是吗?很多修士都很服气天长老,这是一个别人也许不喜欢,但一定不会去诋毁的人。

☆、1611_为什么呢?

让我奇怪的是,外界对天长老的评价是低于我爹的,提到云霞宗最有可能冲击大乘的长老,人们说的第一人是我爹,而不是天长老,天长老甚至排不到前三。如果这些评价偏主观的话,从客观数据来说,天长老的修为也略低于我爹,可他比我爹年长,也就是天长老的修炼时长是多于我爹的,他的灵根是单灵根,也好于我爹。

“为什么呢?”我问我爹。

我爹:“化神期的修为问题,你让我怎么跟你解释?”

我:“也不用解释太多,你可以随便自夸一下,我就听听,其实也没想真理解。”

我爹当时直接把我扔出了他的视线。

啧,给你一个在儿子心中刷威信的机会,你好歹敷衍一下啊。

姬师兄:“大家都表示很惊讶,所以组团去问天长老了,因为他刚好在大家讨论时经过。二公子要去现场听吗?我先给你看看现场情况吧。”他说着把通讯器的屏幕转向我,我看到一堆人头和被围在中间的天长老。

这负责转播的前辈没占据好位置啊,都被挤到后排了,不过不影响清晰度——这归功于通讯器的质量好。

负责转播的师姐介绍前情:“我们已经跟天长老说了二公子现剑意的过程,现在正等着天长老的回复。可能我们说得太乱了,天长老需要一些时间理一理。”

天长老一脸的淡然,好一会儿后,说:“是有这种情况。”

“然后呢?”一个弟子问。

天长老:“然后……就是生了这样的情况。”

围着天长老的人太多了,我决定不去戒律峰凑热闹,请转播师姐代为提问:“剑意为什么可以独立存在?”

天长老:“剑意是有可能独立存在。”

……所以说为什么啊?我顽强地再请转播师姐问:“明明有剑意,在用剑时却可能没带上,该怎么解决这种错误?”

天长老:“不是错误。”

不是错误当然就谈不上解决……算了,果然还是不要问了。

作者有话要说:丷1t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