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猫咪在线观看

“……妈,还有那件裙子……也帮我拿上吧。”

电话那头,顾小影端着饭碗,吃着饭菜,不时转过头,朝着卧室里喊一声,

“……对,就是那件,还有……”

“……再嚷嚷,自己来收拾。”

旁侧,顾母没好气地说了句,顾小影闻声端着饭碗,转回了头,拿着筷子,继续吃起晚饭。

……

看着视频电话那头的画面,廉歌微微笑着,脚下继续往前挪着步子,

踏入了芗城市区,身侧愈加显得嘈杂,喧嚣声,

话语声,叫卖声,在一盏盏路灯,一家家店铺,摊位映射出的光下,混杂着,

“……几位啊,店铺新开张,进店里尝尝味道吧……”

“……明天不是要放假了吗,我们回家一趟吧。”

“……诶,宝贝儿子,晚上想吃什么啊……红烧肉啊,你妈在家里都给你做好了,走吧,先回家……”

白嫩露脸清纯甜美萝莉湖边芦苇写真

微微仰头,廉歌顺着身前街道往前望去,

街道上,车流缓缓朝前移动着,

各色的行人不时掠过,或是独自拿着手机,一边看着一边匆匆走过,或是两人依偎着,往前踩着路灯下的影子,或是一家子,正沿着街,看着孩子,听着孩子说着白天的事,往前走着。

街道旁,两侧一间间店铺里,亮着灯,灯火透出的店门,混杂了路灯,映照着店外的街道,挥洒在一个个走过的行人身上。

沿着街道往前,远处,夜幕下,一栋栋高楼里,一户户人家,已经亮起盏盏灯火,点缀着这座城市的繁华。

看着,听着,廉歌往前挪着脚步,

肩上,小白鼠捧着那块柚子,也转动着脑袋,朝着远处张望着。

……

“……顾小影,吃完了,吃完了把桌上的饭菜收进厨房。”

电话那头,旁侧响起顾母的喊声,

“我这正和你女婿打着电话呢。”

吃完了饭,顾小影正撑着下巴,应了声,

“……老顾,你也坐那儿干什么呢,”

紧随着,顾母的喊声又响起,“还不赶紧把桌上那些碗盘子,剩菜收了,摆桌子上好看啊。”

“成,我来收,我来收……”

一旁,顾汉国笑着应了声,站起身,端着剩菜,往着厨房里走去,

“……顾小影,过来看看给你收拾的东西,看还差不差什么……”

顾小影闻声,拿着手机站起身,跑进了旁边房间里,

“……好了,谢谢妈,”顾小影脸上带着笑容应道。

“好了就早点睡,明天早点去机场,一天到晚磨磨蹭蹭的……”

没好气地说了句,顾母走了出卧室,收拾起桌上的碗筷。

……

听着电话那头的话语声,廉歌微微笑着,沿着街道,往前走着。

“……廉歌,这几天,你有遇到什么事情吗?”

电话那头,顾小影重新回到了餐桌旁,坐着,撑着下巴,和廉歌说着话,

闻声,廉歌看了眼视频电话那头的顾小影,再转过视线,看着远处街道上,熙熙攘攘走过的行人,

“是遇到些事情,”

“那能和我讲讲吗……”

顾小影来了兴致,坐直了身子,

“路过个村子……”

挪动着脚步,往前走着,廉歌语气平静着说着,

电话那头,顾小影渐渐沉默下来,

将剩菜端进厨房的顾汉国,走回堂屋,听着,也在餐桌旁坐了下来,

电话那头,愈加显得安静。

……

“……那廉歌,为什么那位老人和那位中年人,最后会将剩下的食物都留给那女孩……”

许久,廉歌说完,

电话那头,顾小影有些疑惑地问道,旁侧的顾汉国闻声,看了看顾小影,只是端着茶杯,喝了口茶水,

“还记得,那位女鬼差吗?她是为了什么。”

廉歌望着远处,语气平静着说道,

“为了心里那份美好……”

顾小影说着,有些沉默,

电话那头,愈加显得安静。

闻声,廉歌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挪着脚步,往前走着。

……

“……顾小影,把你腿给我挪挪,一天天的,坐没坐相,站没站相,就跟没骨头似的。”

电话那头,拿着拖把,简单拖着餐桌旁地面的顾母,没好气地出声说道,

“……我哪有。”

顾小影站起了身,让到了旁边,

话题被岔开,电话那头的气氛好了许多。

……

电话那头,顾汉国,顾母收拾完碗筷,相继回了房间,顾小影也回了卧室,

电话这头,廉歌挪动着脚步,沿着街道,掠过了一家家店铺,一个个行人,

又再说了会儿话,结束了通话,

电话那头的话语声远去,身侧,依旧喧嚣,嘈杂着。

……

“……苹果,苹果降价了……小伙子,来点水果吗?”

“……咱弟兄几个,今天可得好好聚聚……”

“妈,我马上就到家了……你在小区门口啊,不是说了不用你下来接我吗,我也没提什么东西……”

“……西瓜,西瓜……”

听着身侧混杂着的话语声,叫卖声,看着街道上一个个行人,

微微顿了顿目光,廉歌收回了视线,重新挪开了脚步,往着高铁站的方向,走去。

……

身侧,行人,车辆,店铺,不断掠过着,一边走着,廉歌一边看着,听着,

肩上,小白鼠啃着那柚子,也不时抬起脑袋,张望着四周。

夜色渐深,道路上,行人渐少,远处,一栋栋高楼里,一户户人家灯火依旧亮着,

再停下脚步,是家路边的餐馆。

……

餐馆门上,挂着招牌上,招牌上的字已经褪色,

门敞开着,透过餐馆门,餐馆里,几盏白炽灯亮着,

灯下,散落着几桌顾客,正说着话,吃着饭,

服务员正忙碌着,上着菜,应着声,

饭菜的香气,透过餐馆门,往外溢散着,

廉歌肩上,小白鼠立着前肢,直直望着那处,眼馋着,

“吱吱,吱吱吱……”

闻声,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小白鼠,再看了眼那餐馆,微微笑了笑,

挪开脚步,朝着那餐馆走了进去,

“……小伙子,吃饭吗?”

踏进餐馆门,一旁的服务员便迎了上来,招呼着,

“……这边坐,小伙子你看你吃点什么?”

服务员引着路,走至餐馆靠窗的一张餐桌旁,再擦了擦有些油的餐桌,转回头出声问道,

“来两道招牌菜吧。”

坐下,透过餐馆的窗,看了眼窗外,廉歌应了声。

“……那就给您来一份荔枝肉,再来一份小炒肉,您看成吗?”

闻言,廉歌点了点头。

“那成,那你稍等,马上就给您上上来。”

说着话,服务员提着旁边的水壶,倒了杯茶水后,便转身快速走开,

“……两位这边坐,两位看吃点什么,”

餐馆门外,再走进了两人,

服务员赶紧迎了上去,一边招呼着,一边领着,朝着廉歌旁边张餐桌走了过来,

“给我来份这烧鸭,有什么海鲜吗……再来份吧。”

“馒头……”